致力于打造聊茌东第一网网络媒体!— 聊茌东新闻网

页面二维码

扫一扫

关注新闻阁公众号

分享到:

展昭受刑

2016-04-06 17:05   来源:聊茌东新闻网 编辑:小桂

导读 : 太师府正厅,庞太师坐在正首,旁边有几个衙役,一切布置都与开封府大堂相似,就连包大人,也坐在陪审的位置上。随着惊堂木一声脆响,庞太师的声音响起:“带人犯展昭!”一身

太师府正厅,庞太师坐在正首,旁边有几个衙役,一切布置都与开封府大堂相似,就连包大人,也坐在陪审的位置上。随着惊堂木一声脆响,庞太师的声音响起:“带人犯展昭!”一身素白的展昭被衙役带上公堂,按跪在地上,手上的镣铐“哗啦啦”的响了一声。“展昭,你夜闯太师府,杀害女侍,你可知罪?”展昭抬起头,缓缓的说:“展某无罪。”“哼,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说着举起那块令牌:“展昭,你可认得此物?”“展某认得,这正是几天前展某丢失的令牌。”展昭不慌不忙的说道,他的双目正好对上庞太师的双眼,那双眼睛清澈的没有一点杂,眼睛里透着坚定,丝毫看不出什么.倒是太师,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心虚.又是一声惊堂木响“展昭,你的令牌怎会丢到我太师府,成为了罪证?”包大人抢前一步说道:“太师,区区令牌怎能证明展护卫有罪?难道这就认定展昭是罪犯了?”庞太师轻蔑的一笑:“包拯,我这就让你服气。来人,带人证!”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被衙役带上公堂。“堂下何人?”“小人是太师府的管家庞清。”“那你可认得你身旁这人?”“认得,他正式昨夜的刺客。”“你不会看错?”“不会,小人正好与他打了个照面,不会看错。”“那展护卫可有话说?”“太师,展昭要真是刺客,为何会让人看请我的面貌,即使看清,也必死无疑。”“展昭,你,你分明是在为自己脱罪,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你可认罪?”“展某无罪可认。”“你,来人呐,将人犯刑杖四十!”“太师,这严刑逼供控是不妥。”“包拯,我有圣旨在手,任何人都不得阻止!”“太师,你……”“包大人,展昭无罪,即使受刑也不会招,还请大人不要插手!”“好,来人呀!行刑!”两名大汉提着刑棍来到展昭身后,刑棍一上一下打在展昭背上,可见行刑人手法如此之好,声音不大,但打在背上,立马有一条血印。
行刑不紧不慢地进行着,展昭背上的伤也多了起来,一条接一条,一条盖着一条。囚衣被血染红了一片,但堂下的人依然坚强的站着,没有倒下。公堂非常静,只听见报数行刑的声音,除此之外,听不到任何声音,更别说是大叫和呻吟声了。包拯看在眼里,却痛在心灵的深处。他一生处置过多少奸恶小人,平反过多少冤案,可今天,面对他最疼爱的人,他却无能为力,无法替他平反。行刑还在继续,展昭强忍着伤痛,紧咬住嘴唇,他不想呻吟出来,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软弱,但他控制不住,血从紧闭的嘴角流出来,一滴一滴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,腕上的铁链相互碰撞发出“哗啦啦”的声响,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……
哗,一盆凉水迎头泼下,展昭的身体一阵痉摩,身体随着他的急促的呼吸动起来。费力的睁开眼睛,两名衙役把他按跪在堂上。他看看太师,又看了看包大人,低下头时才发下地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,想必是受刑时吐的血吧。一个声音幽幽的传进展昭耳朵里“展昭,你可认罪?”“展……展某无罪……无罪可认。”“好,来人呀!再杖刑二十!”包大人忽的一声站起来,对庞太师说:“太师,今日展护卫已受重伤,再用刑,恐怕要将展护卫打死在公堂之上,展护卫虽是疑犯,公职还在,若真打死了,太师也不好向皇上交代。”“这……好,今日先将展昭收押,明日再审!”说罢,一甩袖子,回里屋去了。
包大人起身走向展昭,走向这个虚弱的人“展,展护卫,你还好吧?”“大……大人放心,展……展昭没事,只是大人……我不在身边…你要……要小心呀!”这一句简单的话已经让展昭耗尽元气,只见他脸色苍白,鲜血从嘴角滑落。这样下去,恐怕不出两日,展昭就会被酷刑折磨致死,皇上本不该下旨呀!如今看来只要找到真凶,展昭才不会有危险。“看来,还要我查下去了。”包拯喃喃道。“展护卫,那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“大人…大人不必担心属下”展昭强撑着身体,给了包拯一个笑容,可在包拯看来,只是心痛。“大人,咱们走吧?”“好,走,走吧。”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门外,展昭的身体一下子松弛下来,任凭衙役将他关进大牢。

相关推荐
最新新闻
评论
热门推荐
一周热榜